《生活萬歲》不是現實題材電影而是現實

原創 admin  2018-12-14 15:43:14  閱讀 173 次 評論 0 條
摘要:

  《生活萬歲》也不是尋常意義上的紀錄片電影,94分鐘的電影拍了14段故事。得了癌癥的小丑、失戀的舞女、拉薩踩腳踏三輪的老人、賣唱的盲人夫妻……《生活萬歲》沒有所謂的故事曲線,用任長箴的話說,「通過采樣,用豐富、多意、曖昧的細節,讓你看到的是人間萬象。」程工用3個月時間完成了拍攝,剪輯的戰爭卻進行了一年。他拍的不是現實題材而是現實。第二版已經是他最滿意的版本了,各方「會診」后,直至剪至第四版,才拿到公映的龍標。   程工不是一個尋常意義上的紀錄片導演。他采訪時偶爾言

  《生活萬歲》也不是尋常意義上的紀錄片電影,94分鐘的電影拍了14段故事。得了癌癥的小丑、失戀的舞女、拉薩踩腳踏三輪的老人、賣唱的盲人夫妻……《生活萬歲》沒有所謂的故事曲線,用任長箴的話說,「通過采樣,用豐富、多意、曖昧的細節,讓你看到的是人間萬象。」程工用3個月時間完成了拍攝,剪輯的戰爭卻進行了一年。他拍的不是現實題材而是現實。第二版已經是他最滿意的版本了,各方「會診」后,直至剪至第四版,才拿到公映的龍標。

  程工不是一個尋常意義上的紀錄片導演。他采訪時偶爾言語瘋癲,為什么拍電影是因為「閑的沒事兒干」,怎么拍得自然,「像遛狗一樣,狗都會說話了」。他多年的搭檔任長箴,需要經常把他的話「翻譯」一遍,才能讓記者聽懂。他渾身紋身,以至于有個主流媒體來采訪,看他露著胳膊,讓他套件衣服,但脖子上的花紋還是擋不住。對方開始犯愁了,「還有別人嘛?換一個。」

  《生活萬歲》也不是尋常意義上的紀錄片電影,94分鐘的電影拍了14段故事。得了癌癥的小丑、失戀的舞女、拉薩踩腳踏三輪的老人、賣唱的盲人夫妻……《生活萬歲》沒有所謂的故事曲線,用任長箴的話說,「通過采樣,用豐富、多意、曖昧的細節,讓你看到的是人間萬象。」程工用3個月時間完成了拍攝,剪輯的戰爭卻進行了一年。他拍的不是現實題材而是現實。第二版已經是他最滿意的版本了,各方「會診」后,直至剪至第四版,才拿到公映的龍標。

  程工之前拍過豆瓣評分高達9.4的紀錄片《極地》,與任長箴等人合作過《舌尖上的中國》第一季。《生活萬歲》的線年,程工與任長箴合拍一個同名電視紀錄片,講述了45個生活在上海的人的故事。他一直在拍普通中國人。

《生活萬歲》不是現實題材電影而是現實 電影推薦 第1張

  之前《生活萬歲》的英文名叫要有光,本身是《圣經》里的一句話。每天早晨我們都會看到有一束光打過來,那光里邊全都是塵埃,拿手去弄一下,里邊就在滾動,就在變。就喜歡看那個,我拍的就是那個。光里邊的那個塵埃,不打那束光,你看不到這個東西,我們就是那束光。

  我的片子里信仰特別多。信仰不是讓你逃離痛苦或者災難,信仰是讓你面對痛苦,有更大的能力和勇氣去面對痛苦跟災難。我所有的片子里其實全是在描寫信仰和生死。這一直以來都是最核心的東西。

  拍這個片子的時候,我想盡可能拍到所有信仰。有人信上帝,有人信穆罕默德,有人信***,有人信佛教,還有信自己的,就是跳舞的女孩不一直在說信自己嘛。

《生活萬歲》不是現實題材電影而是現實 電影推薦 第2張

  佛教在中國是最世俗化的,所以過審最容易。刪了一句話,就是喝酒的那段,說了3遍,最后變成兩遍了。但是其他的,這你比我清楚。總共剪了4版,原來那版本,有老奶奶禱告什么的。但后來只有空鏡頭掃到耶穌像。

  信仰在我們的片子里面一直都是很重要的東西,因為人只有通過這個東西才能快樂,你說呢?

  我舉個例子,我們拍了個老爺爺,我一直把他接到。他已經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回北京了,他現在在當地的一個醫院里,我們把他從那里接出來,要保證安全。他坐火車看著北京,他就長嘆了一口氣,哎呀,家也沒了。上了,站在那兒手扶著漢白玉欄桿。他抱著我哭了,真的。我覺得他能懂我,我也能懂他,我覺得他一點也不傻。

  老爺爺繞那紅柱子繞九圈,在那兒拐吧拐吧。旁邊的武警都問我,這是怎么回事兒,我就跟他說了,我說老知青,這根紅柱子就是他的信仰。曾經這根紅柱子是一個人,現在它是一個紅柱子,是一樣的。我的父親全是那一代人。這是我個人最感動的一個故事,但這個故事后來沒放進電影。

  其實我完全不關心他信仰什么,因為所有的信仰在我心里邊都是一個人。這還有一個空間,還有人看著你,你做的事情,說的話,別人都能看到和聽到,這是我信的。

  我在拍素材的時候,我真的不想這段故事能不能上院線。但是我每次拍片子素材足夠多,怎么剪都有,我不怕那個。我不是為了院線而拍,我也不是為了院線而去表現。天津大爆炸幸存的消防隊員我拍了,馬航家屬我也拍了,因為那是真正的愛和痛苦,領導人說了,《新聞聯播》里放了,那年新年的時候,我們沒有忘記你們,有120幾個字在說這件事情。真的是這么說的。

  我對送(片子去)國外,讓老外去來評價這個東西,完全不感興趣。我的片子是拍給中國老百姓看的,不是拍給外國人看的,從來都是這樣。進院線被中國人看到比獲獎更重要,我不是為了獲獎,我對那東西一點興趣都沒有。

  說實在的,還有一個,我們腦子里面還有我們的投資方。我們不想把他扔坑里,有很多電影導演,分分鐘把投資方就扔了,投資方也沒辦法。但是我們沒有,我們一直保護投資方到今天。這是我們的善意,和我們的職業道德。

《生活萬歲》不是現實題材電影而是現實 電影推薦 第3張

  最開始的時候也想過拍名人,拍他拉屎、洗腳、玩手機,但瞬間就不成立了。耗費的時間和精力太多了,另外每個故事我只有五天工作周期,名人難以打開。

  拍的時候,我們總共四組人,每組5個人,一個攝影,一個錄音,一個導演,一個制片,一個助手。拍了40個故事,我差不多每組都跟了,只不過有的時候我不去現場,我在家里,把所有的拍攝方案都給過去了以后,我就要在這兒看素材,看有什么問題,明天是不是還要重新拍。

  我的調研組先去做調研,把他們的底細全摸得特別清楚。因為我們整個拍攝周期就三個月,鎖死了。前邊第一輪可能和他生活一兩天,把他的底細、故事、脈絡、家庭關系、自己的身份和他的問題,所有的東西都摸得一清二楚,跟情感、生活、沮喪、信仰有關系的事,細到一個月掙到3000元,每100元是怎么花的。

  我會親自再去和那個人再做交流,可能兩天,可能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,然后就開始拍攝,同時3、4個攝制組在不同的地方拍,我必須要五天之內拍完,算上轉場是7天,3個月40個故事才能結束,否則結束不了。為什么拍40個故事?因為沒有人可以做到這么準確,有的人無法在五天之內打透,只能放棄,五天之內拍的成就拍,拍不成就撤,這就是我們打這個仗的方法。

  人是怎么選出來的,首先得有想象力,就是你這個片子需要什么人。舉個例子,如果不拍跟生命有關系的,怎么拍生活?要么拍死,要么拍活。什么最有希望?是最有希望的,哪個最有希望?心臟是最有希望的,一步一步地推,就推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,這么推真的得靠想象力。

  盲人夫婦是最后一個故事。所有的故事都拍完了以后,因為每天都在挑素材,后期全跟著,我說我們這部電影里沒有愛情。要拍什么樣的愛情呢?什么樣的愛情最可愛?沒有見過的愛情最可愛。就找結婚30年、40年以上的盲人夫婦,一輩子都沒有見過對方。光摸,多好啊,天天摸,光摸的愛情。我們的一個制片,她的家鄉有這么一對夫妻。每一個故事方向是自己想到那個地方了,你能想到就一定能找到,你得到的永遠比你想象的要好,每次都是這樣。這個想象力特別重要。

《生活萬歲》不是現實題材電影而是現實 電影推薦 第4張

  最后,90分鐘講14個故事,這種講故事的方式是國內第一次。我對這種散點的東西特別擅長,我特別喜歡《巴別塔》那種電影,錯綜復雜,好幾個故事一塊兒講的那種。

  我不知道我要做成什么樣,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做成什么樣。很多片子開始的時候,我都不知道我要做成什么樣,完全憑著感覺。我的生活當中有特別多的「不」,經常會把自己逼到山崖上,我不能跟這個人合作,我不能拿那個人的錢,我不能這樣,我不能那樣。

  我拍了十幾年的西藏題材的紀錄片,包括《進藏》、《極地》,但我不喜歡這兩年很多西藏題材的電影。拿出來的全都是符號,根本就沒有人。拿著一把螞蟻放一邊,為什么呀?那個細節不是細節,那是裝出來的細節。

  你跟我聊天,你剛才吃了一個包子,因為你餓了,你很辛苦。旁邊的人在收拾東西,但是你拿了一個涼包子吃了,說明你背后是一個巨大的世界。吃一個包子,看到一個人,看到一個職業。我一定會抓住這種細節。貓頭鷹就是這樣。每一個細小的東西后邊都有一個巨大的世界,你要有想象力和控制力。

《生活萬歲》不是現實題材電影而是現實 電影推薦 第5張

  我拍片子從來都不只是一個觀察者,我是一個他的朋友、親人。我拍你,可能你跟別人都無法說的話你會跟我說。

  我的性格就是這樣,我喝特別烈的酒。以前抽煙抽勁最大的煙,喜歡紋身,這還不夠疼嗎?我喜歡疼。我對自己狠,但我覺得我還是一個很溫暖的人,要不然我拍的人不會有這么接近性。

  總有人問我,你怎么拍到人家洗澡的?生活當中的一項嘛。我提這些要求的時候,我就要拍你的生活,這是你生活的一部分。你不愿意接受,就別拍,你可以拒絕,有很多人都無所謂。我反正沒覺得這是一臟事兒。我特別自信的,我跟每個人都這么說,這是你的生活,我不會拿你的三點去賣弄的。

  如果一個紀錄片導演,我看得上的,拍我***,我也可以,沒有任何問題,就是這樣。

  我在現場的時候沒怎么哭過,拍的時候特別理性,特別理智,我讓我的那個鏡頭去感受。它就完成任務,就是狙擊手嘛,迅速地瞄準,然后摁下扳機,打中,結束。這就是屏住呼吸,這是專注,這是拍的時候。你看著別人的眼睛,你腦子里還要想他馬上要說什么,說之后,你要拿到什么,你拿到以后,你要怎么剪,在拍攝的時候都得必須要想到的。

  但是我剪片子的時候哭過,對,我剪片子的時候看著我的這些畫面,看到這些人的狀態,我經常會哭。我剪片子的時候需要特專注,特別緊張,因為我又不粗剪,就一口氣下來。兩三個月,或者更長時間。每天8點鐘必須到機房,到12點,吃午飯,1點半到2點就開始工作,一直工作到下午4點,鍛煉2個小時,晚上7點半工作,工作到11點,回去睡覺。

  我更喜歡剪片。我覺得剪輯的創造力比拍攝的創造力還大。剪輯比拍攝要難。因為拍攝的時候太陽升起來開始,太陽落下來結束,你就回去可以洗澡,可以躺床上聊天,你可以再做點別的,剪輯不是這樣,剪輯耗的全是內勁,跟拼積木似的。拍攝是跟大自然和外界的很多東西做斗爭,拼反應什么的。

《生活萬歲》不是現實題材電影而是現實 電影推薦 第6張

  拍《極地》的時候,我認為沒有困境,我這個人最大的困境就是我哮喘,我從來沒有認為工作難過。拍《極地》最大的問題就是環境,六千多米,所以團隊每一個星期都要送回拉薩,有發燒的,每天都有哭鼻子的。而且《極地》要用大設備,大機器拍。但是特別快樂,我喜歡西藏,拍之前我就去過20多次西藏了。

  我希望《生活萬歲》是我們的開始,這才哪到哪啊,才剛剛及格,真的是這樣,二萬五千里,剛系鞋帶。我正在拍《原聲》,一個中國人和中國音樂的故事,還沒拍完呢,橫跨的時間比《極地》要長,中間又把錢都拍光了,重新再找投資,然后明年再啟動。

  拍這么多年片子了,每一個拍攝對象都特別懷念我們曾經相聚的時候。十年前拍的片子,也叫《生活萬歲》,拍了世博會前夕一群普通上海人的故事,前天在上海做點映,那些人都聚在一起,真的是十年了,說起來那時候相聚的那十幾天,興奮的都不行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ulyets.tw/index.php/post/1052.html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 admin 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發表評論


表情

還沒有留言,還不快點搶沙發?